特别是在税收方面

2020-07-09 19:03

多位政经观察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年内获批的概率极低,但作为一个对接港澳的自贸区,与上海自贸区相对审慎的金融改革措施相比,粤港澳自贸区或将成为金融创新的突破口。

尽管短期之内落地困难,但广东方面还是在为落地做各项准备。横琴新区管委会主任牛敬透露,珠海横琴新区二线监管设施12月8日已经顺利竣工,具备封关运作条件,等到国家验收之后,该新区最快将在本月之内将实施“一线放宽、二线管住、人货分离、分类管理”的分线管理模式。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广东省各方面正在积极为自贸区方案落地进行准备;粤港澳自贸区覆盖地之一的珠海横琴新区则有望在2013年年底之前实施封关运作;而参照了上海自贸区相关政策的《广州市南沙新区条例(草案)》也通过了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的“一审”,这将为南沙新区落实自贸区政策提供条件。

相关媒体披露的信息显示,粤港澳自贸区将实施物理围网的区域面积为25.405平方公里。其中涵盖了南沙保税港区所在的龙穴岛南部片区的6.48平方公里,深圳前海湾保税港区的3.71平方公里,以及白云机场综合保税区的7.385平方公里,共计17.575平方公里为起步区;后期还将拓展万顷沙南部片区7.83平方公里,届时物理围网区域将达到25.405平方公里。

与此同时,粤港澳自贸区还承担着扩大开放的任务,其中包括促进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以及内地和港澳cepa实施先行先试,推动粤港澳生产性服务业全面合作,实行投资便利化,强化粤港澳国际贸易功能集成,创新金融服务等。

多位政经观察人士认为,考虑到与港澳的关系,粤港澳自贸区方案获批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短期之内想要实现方案落地难度较大。

在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创新试点推进并不理想的背景下,未来粤港澳自贸区的金融创新可能会对未来推行的金融改革有所帮助。

“金融改革的政策探索可能是粤港澳自贸区的优势之一。”广发证券分析师陈果认为,不仅是横琴新区和南沙新区,深圳前海新区的金融改革试点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在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创新试点推进并不理想的背景下,未来粤港澳自贸区的金融创新可能会对未来推行的金融改革有所帮助。

“与上海自贸区相比,粤港澳自贸区涉及的地点更多、范围更大,作为改革试验田的自贸区,必定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充分试验之后才会考虑异地复制。”

短期内或难落地

特别是在税收方面,横琴新区相较于上海自贸区来说其实更有优势。据记者了解,横琴新区对符合条件的企业减按15%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新区内企业之间货物交易免征增值税和消费税;而对从事研发设计、物流、服务外包等企业,进口机器、设备等实行备案管理,并且给予免税。

在金融创新方面,《条例》新增一条规定:支持南沙新区在内地金融业逐步扩大对港澳开放的过程中先行先试,探索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等方面进行先行先试。

据记者了解,横琴新区二线监管设施建设历时两年,竣工就意味着可以实现针对横琴环岛的全覆盖式监控,而对整个横琴新区的分线管理,一直被认为是“准自贸区”的政策方向设计。

《条例》在该条款中还特别注明:“这是参照上海自贸区的有关做法,先行先试,为日后南沙新区申请自贸区提供基础条件。”

在金融创新方面,国务院更是赋予横琴新区开展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国际化业务等先行先试的政策权。据记者了解,目前横琴新区已制定出鼓励离岸金融业务发展、促进股权投资基金业发展等相关办法,为金融企业等量身定制税收优惠、财政奖励、政府服务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金改或将突破

“上海自贸区在金融开放方面突破有限,特别是在资本账户开放、利率市场化以及汇率形成机制上都缺乏有力的创新举措,但对于粤港澳自贸区,金融开放却很有可能形成突破机会。”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表示。

“目前的方案还只是广东方面的意愿,手握审批权的主管部门还没有任何表态。而且与上海自贸区相比,粤港澳自贸区涉及的地点更多、范围更大,作为改革试验田的自贸区,必定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充分试验之后才会考虑异地复制。”大智慧分析师李世翔认为,在短期之内粤港澳自贸区落地的概率很低。

资本市场对于粤港澳自贸区的消息也显得十分微妙,在12月24日粤港澳自贸区方案上报的新闻爆出之后,盐田港、白云机场等相关个股在当天上午一度涨逾9%和4%,但当天下午涨幅逐渐回落,这也反映了资本市场对该消息的冷静态度。

目前,广东省官方对于回应粤港澳自贸区的相关消息显得十分低调。

上海自贸区之后,作为最有可能率先获批的自贸区之一,粤港澳自贸区日前传出最新进展。相关媒体援引权威渠道消息报道显示,粤港澳自贸区整体方案已经在2013年12月中旬正式上报国务院,目前正在推进与决策层的沟通。

不过,记者还是注意到,在广东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12月23日公布的《广东省委常委班子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整改方案》中,已经提到了广东省正在密切与港澳的沟通,会同商务部共同制定、申报自贸区的总体方案,并启动自贸园区管理构架的制定工作,组织开展相关法律的调整工作,而且明确了该项工作由分管外经贸的广东省副省长招玉芳负责。

从定位上来看,广东对于粤港澳自贸区的诉求还是在于深化改革,“包括更充分地简政放权,更大力度改革行政审批、市场准入、商事登记、海关监管、检验检疫等管理制度,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方式,实行统一市场监管,加快构建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广东省长朱小丹在11月下旬举行的广东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上表示。

南沙新区也在积极争取金融改革创新方面的空间。12月24日,《广州市南沙新区条例(草案)》(下称《条例》)首次提交到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根据条例初稿,广州拟赋予南沙新区市级审批权,同时在土地利用、财政扶持、人才引进上给予南沙新区多项改革“特权”。